地方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资讯 >
与它“父亲”生辰竟是同一天事后问起此时老人
添加时间:2021-10-23
 

  一九六四年十月十六日,东方的一朵蘑菇云和震耳欲聋的声音,把胜利的喜讯传遍了神州大地,传遍了四大洲五大洋。

  它是中国人民聪明才智的结晶,是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人民迈向世界科技高峰的一个标志。

  随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播音员用他那庄重、浑厚、欢快的声音向全中国、向全世界宣布这一消息时,一位举止优雅,双手颤抖的中年人就端庄的坐在收音机前。

  就收影机播报中提到,中共中央、国务院、向参加研制试验的工人、解放军、工程技术人员和科学家们表示热烈的祝贺时,他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泪水。

  在当时,除了他自己,没有人知道十月十六日这个日子,除了成功爆炸外,它还代表了什么。

  此时的他,已经来到河南信阳,随着火车的汽笛声响起,“钱三强”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是的钱三强改用了“徐进”这个名字,其寓意就是进步、进取、前进......的意思。

  火车的汽笛声,人员的嘈杂声,没能阻挡钱三强的思绪,他的思绪随着自己的会议,已经把他带回了九年前。

  特别是,回忆多年来为之自己献身与中国核科学事业,以及毛主席他的激励和期望。

  尤其是努力毛主席的这番谈话,开启了他的思想,推动了他为中国核科学事业奋斗的信念和决心。

  此时,正在世界各先进国家蓬勃发展的新兴尖端科学技术,也开始引起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人的注意,并将追赶世界先进科学技术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一九五五年一月十四日,是一个冬日难得的温暖晴天,正全身心投入到将科学院物理研究所建设成新中国核物理研究中心的钱三强接到要他立即到总理办公室座谈的通知。

  当他和担任地质部长的地质学家李四光一同走进国务院总理周总理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没想到有一个新时代悄然拉开。

  这两位学者正在总理办公室等候,除了周总理,还有同他们一样刚走过来的国家基本建设委员会主任和地质部副部长刘杰。

  首相先让李四光谈了新中国铀矿资源的勘探,最后又转到钱三强:“三强同志,现在原子能科学研究的状况怎么样?”

  听钱三强介绍完毕之后,周总理又认真地询问了核反应堆、的基本原理,以及开展核试验所必需的条件。

  当钱三强的介绍结束后,周总理严肃地对他们说:“明天毛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要你们的“课”,你们要有准备,稍微简短一点,可以带一些铀矿和简单的仪器,现场演示一下。”

  钱三强高兴得不得了,自从1937年到法留学,跟随大科学家居里土人的女儿、女婿一起研究原子物理,有朝一日,他是多么希望有朝一日能到自己的国家从事原子能科学研究。

  钱三强和李四光准时到达中南海会议室,毛主席、、周总理、朱德、、彭德怀、陈毅、等领导人都在会议室里。

  看见新中国党政军各方面的主要领导人都在这里等着他们,钱三强兴奋不已,但又隐隐有些紧张,他能像自己期待的那样,按照核物理理论把原理讲清楚吗?

  我虽多次见到中央领导同志,也曾当过毛主席的翻译,但是今天这种场合还是头一次碰到。

  钱三强不知道,这是专门为他们召开的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研究属于我们国家的原子能。

  一看到钱三强和李四光走进会场,毛主席忙笑着招呼他们进屋坐下,然后开始请两位教授开始他们的“讲课”。

  首先由李四光开始,他取出一小块黄黑色的铀矿标本,从地质学家的角度,阐述了铀矿资源与原子能开发的密切关系。

  李四光最后报告,一九五四年上半年,我国首次在广西发现铀矿,这是中国能够发展原子能事业的基本前提。

  书记处的领导们一个接一个地传阅着铀矿的标本,他们对铀和原子能的巨大能量感到很新鲜。

  当这块铀矿最终归还给钱三强时,钱三强站起身来,开始给在坐的领导介绍世界上几个主要国家,他们的原子能发展概况,以及近年来中国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作了汇报。

  为加深印象,钱三强又把自己做的、自己做的盖革计数器放在桌上,把铀矿石装进口袋,从桌旁走过来,计数器立刻响了起来,在场的人们都开心的笑了起来。

  仔细听讲的所有领导,对钱三强的演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的亲自做实验,从现场表演中获得新认识,有的认真地提出了这样、那样的问题,询问了国内外的情况,气氛一下子变得非常活跃。

  看着李四光和钱三强的介绍发言已经结束,躺在沙发上的毛主席眯着眼睛点亮了一支烟,开始用一种坚定而自信的语调作总结发言:

  过去几年,其他事情很多,还来不及抓这件事,这件事总是要抓的,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

  “你们觉得呢?”毛主席一口气讲了下来,停了一会儿,好像是在观察书记处成员的反应。

  接着又说了一句:“现在苏联给我们援助,一定要做好;我们自己做,也一定能做好!不管是谁,还是资源,我们都能创造出奇迹。”

  这次扩大中央书记处会议,体现了党和政府对原子能科学技术及其相关产业的高度重视和决心。

  毛主席见过大力发展原子能事业,中央已经做出最后决定,满意地笑了笑,会议也安静下来,似乎大家都在联想,联想刚才两位科学家介绍的情况以及所揭示的前景。

  身为哲学家的毛主席,习惯于用自己的哲学理念思考科学的新进展,在做决定后,突然转而谈起哲学的浓重话题。

  吸了一口烟,向钱三强提出了关于原子内部结构的问题:“原子核是否由中子和质子构成?”

  钱三强迟疑了一会儿,最后照实说:“这个问题正在探索中,根据现在的研究结果,质子、中子是构成原子核的基本粒子,所谓基本粒子,就是最小的粒子,不可再分。”

  听到钱三强这样解释,毛主席略加思索,说:“我虽然看不到他们,但从哲学角度来说,物质是无限可分的。一分为二,对立统一嘛!可是,现在实验条件还不具备,将来就可以分了。”

  对此,毛主席显然对自己的预言感到满意,他看了看钱三强,再次环视在场的一群人,满怀信心地宣称:“你们信不信?你不相信吗?不管怎样,我相信了。”

  在日本著名物理学家的《新基本粒子观对话》一书中,他称毛主席的观点“对于科学研究也一定是强有力的武器”。

  如果说做什么最消耗时间,那学术交流肯定是其中之一,在众人的激烈学习中,饭点儿的到来让大家都变得饥肠辘辘,看到这一幕,毛主席就提议,大家先到餐厅用餐,填饱肚子再继续交流。

  在众人吃饭间,善解人意的彭真看到略显拘束的钱三强,便笑着对毛主席说道:“主席,三强同志的父亲就是钱玄同,当年是北大教授,主席那时也在北大,见过面没有?”

  之后又笑着回过头来对钱三强说:“最近我读过你父亲的一篇文章《〈新学伪经考〉序》。”

  钱三强听毛主席谈起了他的父亲,中国著名的文字语言学家钱玄同先生,不禁十分激动。

  当年就是自己的父亲,一再鼓励他做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那殷切期望的影子仿佛一下子就出现在眼前。

  想着想着,他抬起头,见到毛主席正微笑地望着他,才恍然想起毛主席正在对他谈起他父亲钱玄同一生中的得意之作《〈新学伪经考〉序》。

  他连忙点点头答道:“父亲写这篇文章时我正读高中,曾经听他说过,花了不少功夫写成的。”

  毛洋东听着钱三强的话,徐徐点首,过了一会儿,又用推崇的语气对钱三强说:“钱先生反驳了他的老师章太炎,有这种勇气,是很不容易的。”

  灯火明亮,夜色阑珊,最后,毛主席举起酒杯站起来,大声说:“为我国原子能事业的发展,大家共同举杯。”

  这一次谈话,给钱三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在他的世界里,毛主席是一位既和蔼又伟大的哲学家。

  正是因为毛主席和其他领导人对中国原子能事业的迫切要求,更激发了钱三强以献身精神投身于新中国的原子能研发事业。

  会后,在钱三强主持的物理研究所的基础上,在北京成立了新中国第一所原子能研究所,钱三强任所长、党委副书记。

  这次会议第二年,国家制定了中国第一个科技发展的长远规划,也就是十二年规划,其中重点工程就是原子能科学技术。

  很快,我国不仅有了自己的回旋加速器,原子能在工业、农业、医学、国防等领域的应用,也逐渐得到发展。

  这些取得的所有进步当中,都凝聚着钱三强的心血和辛劳,这是与毛主席等中央领导人对他的支持和鼓励分不开的。

  那是毛主席对核工业和原子能事业战斗过的科技人员的期望,也是对他们的要求,钱三强像其他科技工作者一样,更加努力地工作。

  正是有了像毛主席钢铁般的决心,有了我国科学家和一大批工程技术人员的努力,中国的原子能事业非但没有夭折,反而在不断地更新换代。

  后来,有人问钱三强,当年没有亲眼见到爆炸,没有同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共同庆生,会不会有些遗憾?

  听到这个问题,钱三强老人的目光瞬间变得温柔起来,嘴角微微上扬,好像又回到了那个让他为之奋斗的年代,这就是钱老的回答!

  一九九二年,这位为中国原子能事业奉献一生的老科学家,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但他的精神和事迹,将永远为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所铭记。超过3500个验证接口面临攻击风险腾讯安全天御助